长颈鹿斗

决定关注我前请读一下我2015年第一篇文。欢迎私信我来交朋友^_^

一个霍安霍的灵魂伴侣梗

注意:

  • 有一点点漫画192的剧透

  • 这篇只是设定&大纲,没有文。喜欢这个大纲的话请随意写/画,注明一下来源就好。灵魂伴侣的原梗不属于我

  • 梗是在和霍安霍群里的小伙伴聊天的时候想到的,欢迎一起来玩~ 群号:629882957

  • 发布后一直有在修改细节,192出来以后(为了回避打脸)大改了一下。感觉霍克斯对“使人放心”这件事非常执着(#188“就算在我背后也没法让你们放心”#192“我一个人就能让大家安心的话”)。

     

“几乎每个人都有灵魂伴侣。当一个人的灵魂伴侣出生的时候,那个人身上会浮现出灵魂伴侣对ta说的第一句话,像纹身一样,不能洗掉、不可伪造。因为是用灵魂伴侣的字迹写的,一般不会错认。”

 

霍克斯一出生就有“纹身”,内容是“你会飞?这里很危险,带上他去安全的地方。”霍克斯从小就知道他会长出翅膀、他的灵魂伴侣是个职业英雄,而且那个英雄会在将来的某一天救自己。虽然那个灵魂伴侣也可能是警察或者救火员,但是霍克斯没来由地觉得那个人就是英雄。


霍克斯在网上搜索各位英雄的签名,和身上的字迹比对,但是没有找到相似的字迹。他没有灰心,毕竟也有一些英雄像自己崇拜的火焰英雄安德瓦一样,从来不给别人签名。另一些英雄签名和平时字体差别很大。更何况,那位灵魂伴侣很可能还没当上英雄。


由于出生就有纹身,霍克斯并不知道自己灵魂伴侣的年龄。“如果是同龄人的话,不想只是被ta救啊——如果成为英雄,就能和那个人并肩作战了吧?排名比那个人低一点就好,但是如果要做的话就要做比ta更酷的英雄。”


正因如此,在“那场事件”中,霍克斯没有多想就用自己刚长出的羽翼救了人。他可能只是个孩子,但他是最快的,是唯一有机会把无辜的人从事故现场带离的人。如果他的灵魂伴侣在他身边(他多么希望那个人能在这儿!),一定也会这么做。


当时霍克斯并不知道,自己将自己送上了无法回头的道路。虽然英雄是他所喜爱的,也是值得尊敬的工作,但天性自由的霍克斯无法忍受所有人对他的期望,好像他生来就应该成为英雄。

 

大概是霍克斯14、5岁的某一天,在进行成为英雄的特训时,他护着在爆炸现场找到的小男孩正准备离开,却发生了二次爆炸。霍克斯及时将两人带离了爆炸范围,又用羽翼挡住碎石。待爆炸声平息,小男孩颤颤巍巍地从霍克斯的羽翼中探出头,就看到No.2火焰英雄安德瓦的满身烈焰,突然用尽全力哭起来。安德瓦蹲下来,把火熄灭了一点,打量起两个孩子。霍克斯吞咽了一下——说实话他已经很累了,大概三分之一的羽毛无法感应,身上还有碎石造成的擦伤。可是,必须要立刻追击敌人,还要帮助废墟里的其他人。


然而,安德瓦似乎把霍克斯当作了一般市民,确认两人无大碍后,对霍克斯说,“你会飞?这里很危险,带上他去安全的地方。”


安德瓦转身追击敌人,像往常一样自信而强大,愣在原地的霍克斯一句话都没来得及说。那天,霍克斯第一次知道自己的灵魂伴侣是火焰英雄安德瓦,第一次像个普通男孩那样看着英雄的背影感到安心,第一次想要成为像他的偶像,他的灵魂伴侣那样能使人心安的英雄。

 


轰炎司没有灵魂伴侣。十岁之前,他不时幻想自己哪天洗澡的时候发现身上出现纹身。他会像大哥哥一样找到自己的灵魂伴侣,和那个人分享自己喜欢的食物和英雄,如果遇到敌人,就用自己强大的“个性”保护ta。然而,纹身一直没有出现。轰炎司像接受圣诞老人不存在一样,慢慢接受了自己没有灵魂伴侣的事实。长大后,英雄活动成为了生活的全部,他再无暇想灵魂伴侣的事。他是就算孤独一个人也会奋进成为No.1英雄的“安德瓦”。只不过是没有灵魂伴侣而已,这么一点小事连遗憾也算不上。

 

对安德瓦来说,迎娶冷合情合理。冷在小时候就失去了她的灵魂伴侣,世界上已经没有人能比安德瓦给冷更多。两个人不是灵魂伴侣,不强求相爱,只是为了追求强大而结合。虽然名为“奋进”,安德瓦不能阻止自己去想“如果自己一辈子都没能当上No.1要怎么办”,既不愿服输,又忍不住怀疑自己,只好把希望寄托在下一代身上。冷腹中的孩子对他来说就像是一个逃避的窗口。

 

女儿出生不久后安德瓦就恢复了工作,毕竟他就算有所犹豫,也是永远不会停止奋进的安德瓦。一次夜间巡逻结束,安德瓦正一个人坐在和风的办公室里品茶吃葛饼,左胸的皮肤表面突然开始发热。此时安德瓦身上没有火焰,这种发热也绝不像他发动个性的那种炽热。安德瓦走到办公室的穿衣镜前,松开和服,才发现胸前浮现出一行字:“做第一位感觉怎样?”

 

在那一瞬间,安德瓦所有的努力和成就、失败和怯懦都被认可了,被一个素昧平生的人安静地包容了。那个人用随意的笔迹轻松地告诉安德瓦:你一定会当上No.1的,你现在所做的一切都会有所回报。

 

这个人是谁?ta和自己的女儿同岁,在这个夜晚呱呱坠地。ta大概是粉丝吧,是小男孩还是小女孩呢?安德瓦脑海里已经浮现出了一个孩子,眨着快乐的大眼睛问安德瓦:“做第一位感觉怎样?”如果安德瓦要花更久才能成为No.1(此时此刻他完全不在意要花多久,因为那个人——他的灵魂伴侣说了他能做到),那他可能被一位青年记者采访,甚至被一位英雄后辈慰问……在那一个短暂而美好的夜晚,那位不知名的灵魂伴侣给安德瓦带来了光明。

 

安德瓦从此更加努力地追求No.1,不只是因为这是长久以来的梦想,也存了一些私心:自己成为No.1的时刻就是和自己的灵魂伴侣相见的时候。但是欧尔麦特的引退打乱了他的计划,他愤怒地敌视这个与想象中完全不同的头衔,甚至忘了灵魂伴侣的事。新的英雄榜单发布会上,安德瓦漫不经心地听着英雄公安委员会会长陈词滥调的讲话,思考自己一会儿该如何作为新No.1发言,要收拾好这个烂摊子,给民众信心——


安德瓦的耳边传来一句轻松的窃语:“做第一位感觉怎样?”

 

End

 

 

==============

其他设定:

霍克斯成为职业英雄后一直没机会和安德瓦合作。他知道自己说的第一句话会被纹在安德瓦身上,因此倍加小心地斟酌内容和时机。在英雄榜单发布会上,他终于能和自己的灵魂伴侣比肩站在顶点,却因为刚刚接受的卧底任务焦躁不安。他需要自然地引起敌联的注意,在这时暴露自己和No.1英雄的关系百害而无一利。但是……果然还是不想让自己对安德瓦桑说的第一句话成为做戏或者争吵。于是,抢在会长发言结束之前,他故作随意地问了一句:“做第一位感觉怎样?”

 

很久以后霍克斯才知道,他所喜爱的,安德瓦那执着地要超越欧尔麦特的信念,有一部分来源于他自己。



评论(20)

热度(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