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颈鹿斗

决定关注我前请读一下我2015年第一篇文。欢迎私信我来交朋友^_^

一个A游的幻想朋友梗

·      大概是一个决斗并不能干涉世界运行的现代架空

·      含有因为各种原因OOC的教主注意

·      给拉我入坑的挚友的生贺脑洞,只有脑洞没有文

 

游马是普通的初中生,虽然性格开朗,因为在班上经常(一边传教一边)出丑,没有很多朋友。但是,游马有个只有自己看得见的朋友Astral。Astral自从游马的父亲失踪就一直陪伴游马。Astral会在游马上学快要迟到的时候在一边悠哉地飘,一边数落他;在游马成功一飞冲天的时候和他击掌(虽然游马的手往往会从Astral的手中穿过,让它有点痒痒的);在游马孤单的时候默默陪着他;在游马被同学欺负的时候告诉他站起来,还没有输。Astral告诉游马,他来自星光界,并给游马讲另一个世界的故事,游马一直相信这一切都是真实的。

 

但是,只有游马看得见Astral。在小学同学眼里,游马经常神经质地自言自语,把“一飞冲天”挂在嘴边,但是无论是体育还是课业都很差。总之,是个让人避而不及的古怪同学。升入初中后,游马的家人也不再在游马兴致勃勃地和他们谈起Astral的时候微笑着附和了,也带游马去看过心理医生。毕竟,初中生还有幻想朋友是不太正常的。游马能感觉到姐姐和奶奶看到他和Astral说话的时候的担心、悲伤。他们觉得Astral是游马因为过早失去双亲幻想出来的。虽然游马知道事实上不是这样,还是减少了在外人面前和Astral说话的次数。Astral也体谅游马的处境,在游马出门后默默待在皇之键里。不想让朋友孤单的游马每天放学后都早早回家。一关上阁楼的活板门,Astral就会从皇之键里出现。他们一起聊天、打单机(Astral碰不到游戏手柄,但是可以给游马出主意)、看电视,每天游马都给Astral讲学校里发生的事。

 

Astral一直比游马更聪明一点,或是说更冷静一点。Astral说的往往是对的,但是游马有时候还是会冲动赌气,不听Astral的建议。如果一直好好听Astral的话,也不会被认为是“笨蛋”了吧,游马有时候会想。

 

有一天,Astral说想再看一次游马父亲的遗物。游马想到自己升入初中后已经好久没有翻过阁楼,就同意了。他们一起找到了游马父亲的卡组(们)。在这个世界观下,决斗怪兽大概是和三国杀或狼人杀一样的普通游戏,游马因为放学后经常直接回家见Astral,没什么机会玩,也没打算学。但是,Astral说因为是游马父亲喜欢的游戏,一定有特别之处,游马就答应和Astral一起学。Astral和游马一起从网上找规则书,买新的卡,和游马父亲留下的卡一起组了两副卡组,一人一副。Astral和游马打牌的时候虽然没办法拿起卡,但是试了几次后,发现可以靠星光界投影技术(?)打牌。Astral比游马冷静有耐心,经常神抽(“最强决斗者的决斗一切都是必然!”),一直赢游马。但是游马也在和Astral的对决中磨练了心态和技术,尤其是逆(suo)境(xue)翻盘神技。

 

游马在学校理卡的时候被小鸟看到了,小鸟(初学者)邀请他进行了一次决斗。教主很轻松地就赢了,顺便还指导了一下小鸟。铁男等人发现他是大佬,也邀请他决斗。教主打铁男大概是险胜。打鲨鱼的时候一开始十分被动,但是Astral突然久违地出现在了外界,及时给游马支招,游马成功翻盘。(鲨鱼:= =)

 

游马因为决斗开始交朋友。认识了罗宾后,在他的介绍下第一次参加同城的打牌同好会(大概是线上为主的,游戏同好一起聊天&约线下游戏的组织)。当然,游马几乎没有输过。不久游马的名声响了起来,也认识了快斗家,数字家。(两个都是兄友弟恭的普通单亲家庭。两位父亲尽管工作繁忙不常在家,但很爱孩子们。)游马放学后经常满心城跑,和新朋友们决斗、玩耍,没空和Astral决斗了。但是,所有和游马对战的决斗者都知道他有个给他支招的外星人Astral(虽然他们并不真正相信)。游马在阁楼的窗口组卡组的时候,Astral的意见也会适时地浮现在耳边。

 

为了组更强力的卡组,游马又一次翻起了一马留下的东西,希望能找到稀有卡之类,但是却意外发现了一份手稿。其上最醒目的是一副Astral的肖像画,旁边一马的字迹详细地写了星光界的各种情况,以及Astral的身份,甚至性格。一切都和Astral曾和游马讲过的一模一样。游马想叫Astral来看看,Astral却没有回应他。

 

游马已经一个星期没见到Astral了,他真的很担心。他的家人和朋友们试图安慰他,但是谁也没有见过Astral,不知道在哪里能找到Astral,甚至,对Astral的存在将信将疑。事实上,只有小鸟相信Astral是存在的。游马先是担心,又止不住悲伤,最后振作起来,满心城找Astral。小鸟看不下去,委婉地表示Astral可能回到了星光界。

 

游马不相信Astral会不告而别,又一次寻找Astral无果返回时,在黄昏的河畔自言自语:“……在这样我真的要相信你是我幻想出来的朋友了……你是我根据爸爸的故事和画想象出来的。你教我决斗的时候,我一发觉‘要是Astral抽到这张牌就糟了’,你就一定会抽到那张牌——说到底,是因为你的抽牌也是我想象的一部分吧?我本来就觉得我不可能赢过你。你是最强的决斗者……你一直比我聪明,才不可能是我这样的笨蛋想出来的,不是吗?回答我啊,Astral——!”

 

“你心里已经有答案了,不是吗?”

 

“Astral!你怎么—— 呜……我好想你啊,我再也不会松手了——”

 

游马奔向突然出现在身后的Astral。但是,游马的手还是像往常一样,从Astral的手中穿过。游马哭泣着蹲下身。Astral跪在地上,伸手环住游马。这几乎是一个拥抱了。

 

“还有无数的证据能说明我是你的幻想朋友,我只是你更冷静,更理智的一面。”

 

“可恶,我知道啊!可是……”

 

“可是,我也同样可以是星光界的使者,因为没有实体,不得不依附在你身上。我说的关于星光界的一切都是真的。正因为你的父亲因为曾到访过星光界,才能画下我的肖像,记下星光界的故事。他和你的妈妈可能现在就在星光界,因为某种原因无法回来。我这段时间离开就是因为发现了这个问题,必须去查清真相。”

 

"……"

 

"太美好了,以至于不像是真的吗?"

 

“告诉我,Astral。”

 

“什么?”

 

“告诉我真相吧。”,游马不知什么时候平复了心情。他擦掉眼泪,站了起来,坚定地看向Astral。

 

Astral欲言又止。

 

“不用担心我,Astral!看你那样子,一定以为我是个怕孤独的人吧?虽然刚刚哭过的人说这话没什么说服力,不过,如果一定要分别的话,我会笑着说再见的哦?Astral不知道吧,我小的时候常常做一个噩梦,梦里的一扇门说我可以推开它获得新的力量,但是它会取走我最重要的东西。爸爸失去联系后,我不管不顾地推开了那扇门,但是什么事情都没发生,我也再也没做过那个梦。现在想来,不是什么都没发生,我遇到了你啊,Astral……后来我还做过一次那个梦,然后惊醒了,因为我发现,我现在最重要的东西是你,我不能让门把你带走。但是,我还是忍不住去想,如果有一天真的要和你分别,我们要来一场决斗,然后笑着说再见。虽然是和自己的约定,我会遵守的,毕竟你也是……”

 

Astral笑得很温柔,无奈而悲伤。但游马从Astral的眼神里看出了自豪——它也在为我感到骄傲。游马这么想着,又挺了挺脊背,做出成熟可靠的样子。

 

“所以,告诉我吧,Astral。你是另一个我(ore)吗?”

 

“我不能说。”

 

“唉?”

 

Astral几乎有点着急:“可能那扇门也找到了我,威胁我不能说出真相,不然就取走我最重要的东西。可能星光界真的有麻烦了,找解决的办法是我的责任。也可能,当然了……我的存在只能由你来承认。我不能说,只有你能选择要去相信什么,哪个是正确答案。”

 

游马一瞬间什么都无法思考,什么都说不出。过了一会儿他清醒过来,又好像什么都明白了:“不管我选择哪一个,我们都要分离吧。”

 

“但是,不管是哪种情况,你都是另一个我(watashi)。我都一直爱着你。”

 

……

 

像这样,Astral和游马告别了。最后的一个场景是Astral在漫天星光中慢慢上升。眼泪突然迷住了游马的眼睛,他眨了一下眼,Astral的身影就消失在星空里了。


评论(4)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