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颈鹿斗

决定关注我前请读一下我2015年第一篇文。欢迎私信我来交朋友^_^

我不常做这种事情,但是翻遍了中英日文的霍安/安霍粮后,真的好想有地方聊霍安霍啊qqwqq。

我感觉霍安/安霍的相处模式(比如常见的迷弟系Hawks)基本是一样的,就直接建霍安霍的群了。毕竟真的极圈……

也欢迎想聊角色分析的朋友。两位英雄都非常有魅力啊。


更新:这是一个一不小心就99+的群!赞美脑梗产粮搬运的太太们qqwqq!

一个A游的幻想朋友梗

·      大概是一个决斗并不能干涉世界运行的现代架空

·      含有因为各种原因OOC的教主注意

·      给拉我入坑的挚友的生贺脑洞,只有脑洞没有文

 

游马是普通的初中生,虽然性格开朗,因为在班上经常(一边传教一边)出丑,没有很多朋友。但是,游马有个只有自己看得见的朋友Astral。Astral自从游马的父亲失踪就一直陪伴游马。Astral会在游马上学快要迟到的时候在一边悠哉地飘,一边数落他;在游马成功一飞冲天的时候和他击掌(虽然游马的手往往会从Astral的手中穿过,让它有点痒痒的);在游马孤单的时候默默陪着他;在游马被同学欺负的时候告诉他站起来,还没有输。Astral告诉游马,他来自星光界,并给游马讲另一个世界的故事,游马一直相信这一切都是真实的。

 

但是,只有游马看得见Astral。在小学同学眼里,游马经常神经质地自言自语,把“一飞冲天”挂在嘴边,但是无论是体育还是课业都很差。总之,是个让人避而不及的古怪同学。升入初中后,游马的家人也不再在游马兴致勃勃地和他们谈起Astral的时候微笑着附和了,也带游马去看过心理医生。毕竟,初中生还有幻想朋友是不太正常的。游马能感觉到姐姐和奶奶看到他和Astral说话的时候的担心、悲伤。他们觉得Astral是游马因为过早失去双亲幻想出来的。虽然游马知道事实上不是这样,还是减少了在外人面前和Astral说话的次数。Astral也体谅游马的处境,在游马出门后默默待在皇之键里。不想让朋友孤单的游马每天放学后都早早回家。一关上阁楼的活板门,Astral就会从皇之键里出现。他们一起聊天、打单机(Astral碰不到游戏手柄,但是可以给游马出主意)、看电视,每天游马都给Astral讲学校里发生的事。

 

Astral一直比游马更聪明一点,或是说更冷静一点。Astral说的往往是对的,但是游马有时候还是会冲动赌气,不听Astral的建议。如果一直好好听Astral的话,也不会被认为是“笨蛋”了吧,游马有时候会想。

 

有一天,Astral说想再看一次游马父亲的遗物。游马想到自己升入初中后已经好久没有翻过阁楼,就同意了。他们一起找到了游马父亲的卡组(们)。在这个世界观下,决斗怪兽大概是和三国杀或狼人杀一样的普通游戏,游马因为放学后经常直接回家见Astral,没什么机会玩,也没打算学。但是,Astral说因为是游马父亲喜欢的游戏,一定有特别之处,游马就答应和Astral一起学。Astral和游马一起从网上找规则书,买新的卡,和游马父亲留下的卡一起组了两副卡组,一人一副。Astral和游马打牌的时候虽然没办法拿起卡,但是试了几次后,发现可以靠星光界投影技术(?)打牌。Astral比游马冷静有耐心,经常神抽(“最强决斗者的决斗一切都是必然!”),一直赢游马。但是游马也在和Astral的对决中磨练了心态和技术,尤其是逆(suo)境(xue)翻盘神技。

 

游马在学校理卡的时候被小鸟看到了,小鸟(初学者)邀请他进行了一次决斗。教主很轻松地就赢了,顺便还指导了一下小鸟。铁男等人发现他是大佬,也邀请他决斗。教主打铁男大概是险胜。打鲨鱼的时候一开始十分被动,但是Astral突然久违地出现在了外界,及时给游马支招,游马成功翻盘。(鲨鱼:= =)

 

游马因为决斗开始交朋友。认识了罗宾后,在他的介绍下第一次参加同城的打牌同好会(大概是线上为主的,游戏同好一起聊天&约线下游戏的组织)。当然,游马几乎没有输过。不久游马的名声响了起来,也认识了快斗家,数字家。(两个都是兄友弟恭的普通单亲家庭。两位父亲尽管工作繁忙不常在家,但很爱孩子们。)游马放学后经常满心城跑,和新朋友们决斗、玩耍,没空和Astral决斗了。但是,所有和游马对战的决斗者都知道他有个给他支招的外星人Astral(虽然他们并不真正相信)。游马在阁楼的窗口组卡组的时候,Astral的意见也会适时地浮现在耳边。

 

为了组更强力的卡组,游马又一次翻起了一马留下的东西,希望能找到稀有卡之类,但是却意外发现了一份手稿。其上最醒目的是一副Astral的肖像画,旁边一马的字迹详细地写了星光界的各种情况,以及Astral的身份,甚至性格。一切都和Astral曾和游马讲过的一模一样。游马想叫Astral来看看,Astral却没有回应他。

 

游马已经一个星期没见到Astral了,他真的很担心。他的家人和朋友们试图安慰他,但是谁也没有见过Astral,不知道在哪里能找到Astral,甚至,对Astral的存在将信将疑。事实上,只有小鸟相信Astral是存在的。游马先是担心,又止不住悲伤,最后振作起来,满心城找Astral。小鸟看不下去,委婉地表示Astral可能回到了星光界。

 

游马不相信Astral会不告而别,又一次寻找Astral无果返回时,在黄昏的河畔自言自语:“……在这样我真的要相信你是我幻想出来的朋友了……你是我根据爸爸的故事和画想象出来的。你教我决斗的时候,我一发觉‘要是Astral抽到这张牌就糟了’,你就一定会抽到那张牌——说到底,是因为你的抽牌也是我想象的一部分吧?我本来就觉得我不可能赢过你。你是最强的决斗者……你一直比我聪明,才不可能是我这样的笨蛋想出来的,不是吗?回答我啊,Astral——!”

 

“你心里已经有答案了,不是吗?”

 

“Astral!你怎么—— 呜……我好想你啊,我再也不会松手了——”

 

游马奔向突然出现在身后的Astral。但是,游马的手还是像往常一样,从Astral的手中穿过。游马哭泣着蹲下身。Astral跪在地上,伸手环住游马。这几乎是一个拥抱了。

 

“还有无数的证据能说明我是你的幻想朋友,我只是你更冷静,更理智的一面。”

 

“可恶,我知道啊!可是……”

 

“可是,我也同样可以是星光界的使者,因为没有实体,不得不依附在你身上。我说的关于星光界的一切都是真的。正因为你的父亲因为曾到访过星光界,才能画下我的肖像,记下星光界的故事。他和你的妈妈可能现在就在星光界,因为某种原因无法回来。我这段时间离开就是因为发现了这个问题,必须去查清真相。”

 

"……"

 

"太美好了,以至于不像是真的吗?"

 

“告诉我,Astral。”

 

“什么?”

 

“告诉我真相吧。”,游马不知什么时候平复了心情。他擦掉眼泪,站了起来,坚定地看向Astral。

 

Astral欲言又止。

 

“不用担心我,Astral!看你那样子,一定以为我是个怕孤独的人吧?虽然刚刚哭过的人说这话没什么说服力,不过,如果一定要分别的话,我会笑着说再见的哦?Astral不知道吧,我小的时候常常做一个噩梦,梦里的一扇门说我可以推开它获得新的力量,但是它会取走我最重要的东西。爸爸失去联系后,我不管不顾地推开了那扇门,但是什么事情都没发生,我也再也没做过那个梦。现在想来,不是什么都没发生,我遇到了你啊,Astral……后来我还做过一次那个梦,然后惊醒了,因为我发现,我现在最重要的东西是你,我不能让门把你带走。但是,我还是忍不住去想,如果有一天真的要和你分别,我们要来一场决斗,然后笑着说再见。虽然是和自己的约定,我会遵守的,毕竟你也是……”

 

Astral笑得很温柔,无奈而悲伤。但游马从Astral的眼神里看出了自豪——它也在为我感到骄傲。游马这么想着,又挺了挺脊背,做出成熟可靠的样子。

 

“所以,告诉我吧,Astral。你是另一个我(ore)吗?”

 

“我不能说。”

 

“唉?”

 

Astral几乎有点着急:“可能那扇门也找到了我,威胁我不能说出真相,不然就取走我最重要的东西。可能星光界真的有麻烦了,找解决的办法是我的责任。也可能,当然了……我的存在只能由你来承认。我不能说,只有你能选择要去相信什么,哪个是正确答案。”

 

游马一瞬间什么都无法思考,什么都说不出。过了一会儿他清醒过来,又好像什么都明白了:“不管我选择哪一个,我们都要分离吧。”

 

“但是,不管是哪种情况,你都是另一个我(watashi)。我都一直爱着你。”

 

……

 

像这样,Astral和游马告别了。最后的一个场景是Astral在漫天星光中慢慢上升。眼泪突然迷住了游马的眼睛,他眨了一下眼,Astral的身影就消失在星空里了。


突然想到解释ABO设定下男女性别区分的方法了。

本来人们只区分了ABO三种性别。后来性别歧视问题严重,某社会的解决方法是强制不区分ABO性别并强调第一性征带来的男女性别差。强制不区分ABO即:公民定期体检,ABO性别像血型等属于个人隐私;全体公民打交配期疫苗,不轻易进入交配期;法律规定公共场所信息素浓度指标。久之ABO就成了和血型、单双眼皮、高矮胖瘦一样的普通特征。对ABO性别中的某个有特殊爱好和现在对平胸/丰满的女性有特殊爱好,或对体毛旺盛/稀疏的男性有特殊爱好一样,不过是一种私下的爱好。

 

强调男女性别差的原因是人们本身就对男女有固有印象。包括男性勇敢、体毛多、Alpha多。可能还有科学发现证明在人小时候鼓励男女性别差异有助于孩子更好地发展个性之类。但是由于直到ABO强制平权步入中后期,社会上才出现以男女为主的区分,呼吁平权的声音还不够强。客观上来看,社会对第一性征性别的强调加速了ABO退化为人的次要身份。

 

每次看到ABO文里角色一边反歧视Omega,一边说着歧视女性的话,就很不能理解。强行脑一个世界观解释一下。


【非更新】可以认为是同人段子

既然作者@韶光贱 今天刚刚更完,占Tag讲两个段子应该没问题吧。

《当时年少春衫薄》第13节最后提到了苏轼和苏辙的英文名。我觉得比起Mary and Jerry,Tom and Mary更适合苏家兄弟。因为这样他们的英文名就变成了Tom Su 和Mary Sue。


此外,Rail and trail的梗的由来是:

rail=扶手=轼;trail=(车轮)印=辙。

仔细想想,这个梗还能这么玩:


苏轼:I am Rail Su. 我是真的苏(real sue)。
苏辙:I am T-rail Su! 我才是唯一的真·苏神(THE real sue)!







我说过我要讲段子吗?抱歉,我其实想讲的是冷笑话。

【代号D机关】【冷CP】安利+脑洞 01

一盒安利,欢迎品尝!

D机关动画完结不久,Lof上的主流CP就基本固定了:佐三/田神/波实/福切。Lo主作为博爱党,表示……其实还有更多的可能性可以探索呀!所以想安利一些自己很喜欢的,比较冷的CP,希望能找到同好:D。

Lo主还没补完小说,未考虑小说内容,人物理解也许也会有偏差。如果接受的话——



1、兰波(阿兰&波多野)
这对其实在Lof上并不冷,但是AO3上简直像邪教一样……
第三集的故事背景是二战期间法/国被德/军占领。阿兰是地下反抗组织的领袖,但是性格可以说是天真——轻易信任疑点重重的日/本留学生,身边好友受到德/军威胁背叛却完全没觉察。如果不是在战争时代,他的天真一定很让人喜欢——无论何时,比起怀疑,都更愿意相信别人。对于进行了长时间间谍训练,晚上打个扑克都要玩Joker Game的波多野,在忘记自己间谍身份的短暂时间里,阿兰的信任会不会让他感动呢?他找回记忆后,再想起这段经历,一定不会仅仅觉得阿兰太天真。

另一方面,阿兰作为学生运动的领袖,一定有着极强的号召力。阿兰让人不由得想起《悲惨世界》里的古费拉克。结合古费的设定想下去,阿兰很可能是个热情浪漫的法/国青年,也许还有追求者。他心地善良,帮助有困难的同学——大家都爱他,在组织运动时,他也起着联络人的角色。他有爱国热情,正谨慎地,也热切地行动。他目前也许只是帮助被德/军强占财产的市民,传递一些消息,情报网可能正在形成。

根据波多野的报告,阿兰只是学生,或许和波多野年龄相近。他们如此不同,但又相似——因为战争必须过早成熟。只不过波多野早一些,获得了严格的指导。阿兰晚一些,几乎一切都要自己摸索。在两人短暂的会面中,阿兰会受到什么影响?他想必大致猜出了岛野的身份,但是当时德/日尚未结盟,以阿兰的性格,应该不会把岛野当作“敌人”。但是,岛野的语言能力、战斗技巧,想必会让他更清醒地认识战争,也看到在德/军面前逆境反击的可能性。他也许会因此学习以前从未想过的技能,这时,他会想起岛野吗?

波多野汇报任务时,的确想起了阿兰。动画的这段表现得不很直白。阅读理解不及格的Lo主就不班门弄斧了。此次任务结束后,看到有关法/国抵抗组织的新闻或情报,他会不会再想起阿兰,想起那个不能再用的身份?

抱歉用了很多篇幅写阿兰……对我来说,萌一对CP,双方的性格都必须完整。

以下是脑洞的故事:

阿兰在失去了两位同志及朋友、一个据点后,反思自己以往的活动,逐渐发现自己的身份和阅历不适合做领导者,把已有的成果交给了另一更高级的组织。他开始留意学习格斗术、枪械知识等。这让他多次化险为夷。

战后,D机关不存在了。波多野用他的旧身份买了去法/国的船票。他不愿留在日/本,而他最擅长的外语就是法语。更何况,他一直默默关注着法/国的情报——这些多数只有身为D机关间谍的他才能知道。但法/国最终解放可是路人皆知,压不住的铺天盖地的,“日/本要输掉战争”的恐慌中,波多野想起了阿兰。他也许永远不会知道,阿兰能否看到这一天。

当然,他最后知道了啊!
波多野:我这次真的只是来学习的。
阿兰:学什么?
波多野:如何做一个普通的巴/黎市民。

这是阿兰追波多野的情况——
阿兰:我欠你一条命。
波多野:你说那次啊,本来就是我带来的麻烦不是么?
阿兰:不,我说的是那之后的一回。我参加的秘密聚会被德/军发现了,幸好想起了你,去数了数门口的人数,发现有人在后门蹲守。如果没有遇见你的话——
波多野:这是常识吧。///

先告白的是波多野的话……
波多野:以前的我绝对想不到:如今我只想做普通人。
阿兰:“学习做一个普通的巴黎市民”吗?
波多野:学习享受普通的生活……和你一起。
阿兰:(开心地回撩)做普通人的爱人可不需要学习啊。
波多野:我们当初的确是要学这个的。
阿兰:唉?唉!
波多野:好久不复习我有些生疏了——怎么用嘴说我爱你呢?

于是就被亲了www
最后当然是Happy End了!











终于完成了……脑洞好累啊,写字好累啊……本来还想写甘田的,就这么放弃了吧【不要啊!

写的时候又翻了一遍悲惨世界。古费小猫咪太可爱!

自己关于美队最近发生的一些新闻的想法

美队5.27
·某种意义上是自己留档用,也期待着会有和我想法一样的人。不拒绝理性讨论(虽然我不一定及时回复)。撕底线问题的就算了。
·全是个人意见,懒得每段写“我认为”了,可能说的有比较绝对的地方
·有腐向评论,盾冬盾。
·队三内战Teamcap,有剧透

1、队三内战
在说正题之前先放一下自己的立场。对于内战,我站Teamcap的理由是:协议是某种意义上的逃避问题。交出去“做自己认为正确的事”的权力不一定能换来更低损失。最后让我坚定这一点的是罗斯将军……对于电影版协议,我一开始还有点偏支持(因为它似乎没有暴露身份的矛盾,而且也不是很激进),但看到罗斯将军立刻就无法信任它了。再有就是旺达被软禁一事。我的情绪基本可以说是跟着队长走的,这种感觉实在太完美了。即便如此,我也能理解钢铁侠的想法,也心疼他。

所以,我看电影的时候完全没想到之后会撕起来……整个人都是懵的。我总结出的问题是:队3把冬兵作为重要导火索加进了内战故事。巴基对队长如此重要,巴基的遭遇也让队长没有选择余地,这样就把队长做事的“目的”模糊了。不说别家,有盾冬妹子兴奋:队长为了冬兵反对117个国家。然而电影中队长反对签协议的原因不是冬兵,是他自己对自由意志的信仰。他差点为了冬兵签下协议倒是事实,可听到旺达被软禁的消息又严正拒绝。另一方面,他帮助冬兵逃脱追捕,2v1对钢铁侠时保护冬兵,又与索科维亚协议、自由信仰没什么关系了。他从机场逃脱,试图阻止泽莫,则和以上都无关,只是作为维护正义,保护人民的史蒂夫·罗杰斯阻止犯罪罢了。

连爱大盾的姑娘尚且会忽略细节,队长被误解也不意外了。只能说,这部电影必须仔细“读”,体察每个人的心理活动,不论是队长还是钢铁侠。这方面我推荐“暴走看啥片”纸巾老师的影评(Teamcap向),缺点是感觉对铁人的分析略少…? 如果有人见过的话,求推荐TeamIronman的理性分析:D

另外,这部电影让我更喜欢冬兵了。巴基和猎鹰的相声(不),看队长约妹,努力阻止泽莫启动其他的冬兵,对愧疚和痛苦不做作声张只是私下向队长表露——这些让我相信巴基始终是同一个人。我并不觉得用“冬兵”称呼他是冷酷的,经历了冬兵时代的巴基展现了他一如既往的坚强,甚至变得更加勇敢。圈子里的一些朋友(包括我)觉得他会崩溃、有PTSD之类的,然后队长会安抚他、宽容他、帮助他。我原本以为这就是爱了(不论是否腐向)。

但是,巴基比我所能想象的更勇敢,队长比我所能想象的更信任他。巴基无法说出洗脑时的经历时,队长说,我们需要更多,他就努力回想了。这个时候,他在我的心目中真正成为了一名英雄。

2、Give Captain America A Boyfriend
看看漫威那些双方都是超级英雄的CP,分分合合……完全想象不了!盾冬就当soulmate吧挺好的。

3、Hydracap
其实我(作为入坑不久的漫画爱好者)还没看全新全异世界的作品,所以以下纯属自我脑补过度。

我觉得,在大幅度改变英雄起源故事的时候,和原先就不是同一个人了。如果Hydracap被洗白,还是挺有趣的一个角色……但是这完全可以成为一个新英雄的故事啊。为什么要用史蒂夫·罗杰斯呢?说到底我还是不愿意面对原来的Steve的故事总有看完的一天这个事实吧。也许有一天我会喜欢上Hydracap,但那绝对与Steve无关。

关注(或者打算关注)我的亲们好~

你们可能只是通过官方关注的我,而这个只是方便使用Lofter的号,近期不会有产出。而且我的兴趣面比较窄,基本不会关注别人(只有我当时正好关注某方面,而且对那位博主的那方面产出特别喜欢我才会关注)。我还有把推荐当喜欢用,喜欢当收藏用的坏习惯。

如果我打扰到您了,请原谅我并取消关注吧。

如果希望和我做朋友,请私信我^_^